白發第48集劇情介紹

 

  

  幾日來,泠月白日照顧容樂,春泥夜晚為容樂守夜,容樂的病情好了許多,對春泥也漸漸信任起來。這夜,她服藥沉沉睡下后,春泥按往常悄然睡到她身旁,然后側過身撕下了自己的面具。

  翌日一早,婢女照常準備伺候容樂起床洗漱,沒想到卻看到容樂和一個男子同睡一榻,她們嚇得東西都掉了跪在地上不敢看。容樂被吵醒發現自己身邊竟然睡著一個陌生的男人,她立刻起床拿劍質問他究竟是誰,那自稱秋郎的男子竟然十分委屈,還道自己愿意為容樂保密哪怕失去性命,容樂見他胡說八道就想動手,泠月攔住她勸道要是殺了他恐怕更說不清了,容樂只好先讓侍衛將他押下去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那男子剛被押下去,雅璃不知從何處闖了進來,還口口聲聲問容樂既然背叛了無憂,為什么不將他讓給自己,容樂還沒說什么,雅璃又拿起容樂手中的劍刺向自己,大喊容樂要殺自己滅口。這動靜被府內的婢女們聽到,她們紛紛議論容樂這種行為實在對不起無憂。

  此事鬧到了朝堂之上,大臣們為容樂養男寵一事義憤填膺,范陽王不相信容樂會做這樣的事,而且這是王府的私事。大臣們卻認為如今容樂是朝中主事之人,她的事已經不是一個人的事情。容樂雖然被刁難,但她心知大臣們也是就事論事,他們心中是為無憂不平,所以提出愿意接受曹大人當堂審理。

  曹大人將秋郎帶上來,秋郎故作深情道是自己喜歡容樂,一切與她無關。容樂簡直覺得荒謬,她在今早之前從未見過此人。曹大人見雙方各執一詞,又讓人帶上今早侍奉的婢女,婢女們惶恐道自己進門什么也沒看見,就被泠月趕出來了。泠月上堂后斷言秋郎一定是刺客,見眾人不信,她告訴他們昨夜守夜的是春泥,曹大人讓人傳春泥,侍衛們找了一番卻在府內的井里找到了她的尸體。秋郎承認是自己累死了春泥,仵作卻檢驗處春泥是頭部遭受重擊而亡,為了驗證,曹大人提出要搜查漫音閣,容樂思量一番同意搜查,但必須要她信任的人,范陽王聞言站出來稱自己愿意,容樂便答應了。

  范陽王一行在漫音閣搜到了一枚帶血的瓷片,另一邊,侍衛告訴曹大人有證人求見,曹大人讓人傳上來,沒想到那人竟是雅璃。泠月假意辯護稱雅璃和容樂有仇,而且她患上了癔癥,但眾人見雅璃的行為舉止并不相信。雅璃謊稱自己今早道漫音閣,正巧看到容樂要殺人滅口,那男子脖子上還有傷口,而且她被關在王府中時,曾不止一次看到泠月和那男子一起,此人常常裝扮成小廝混入王府與容樂私通,眼看雅璃越編越荒謬,泠月想要阻止,雅璃破罐子破摔將容樂曾是無籌妻子,而且是西啟和親公主的身份告訴眾人,泠月實在忍不住打了她一巴掌,一時間朝上亂哄哄一片。

  雅璃趁侍衛不備從袖中拿出匕首刺向容樂,口口聲聲質問她為什么不守貞潔還能得到那么多人的愛,自己一直謙恭守禮,卻落得個家破人亡。泠月見狀忙上來拉她,然后手一用勁將匕首反向朝雅璃推去,雅璃被匕首刺入腹中,她臨死前不敢置信地看著泠月,卻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  朝臣質問容樂當堂殺人,就在此時范陽王將搜查到的可疑證據帶了上來,連他也倒戈,認為容樂淫亂王府,殺人滅口。朝臣又提起容樂遲遲不肯派兵支援無憂,眼看容樂被千夫所指,無憂卻帶兵走了進來。容樂一直沒有說話,直到見到無憂才匆匆走向前,她以為無憂總會相信自己,無憂卻一把推開她,還用劍指著她問她為什么。容樂這一刻心都要碎了,她仿佛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,如果連他都不相信自己,那她活著還用什么意義,她索性用手握住無憂的劍,讓利刃穿過自己的身體,想用性命來證明自己的清白,可無憂只是冷淡地抽回劍,讓人將她壓入監牢。

  大牢中,泠月照顧著昏迷的容樂,確認她已經失去意識,她才慢慢斂下了臉上的關懷,變成了一臉冷漠。原來,她從來就不是什么乖巧忠心的侍女,而是林申一手培養的探子青狐,她的任務,就是監視容樂。之前她接到命令,才暗地放秋郎進府,又順水推舟殺掉雅璃,一步一步將容樂置之死地。簫煞收到消息潛進大牢,將泠月和容樂救了出去。

  無郁收到消息從軍營趕回勸無憂,無憂此時卻誰勸也聽不進去,還督促無郁盡快準備戰前事宜。這時,侍衛來報,容樂在牢中失蹤,簫煞和泠月也不知去向,無憂立即命人全境緝拿,還讓冷炎親自帶隊去追。無郁不明白無憂難道真的要置容樂于死地,這次的男寵和之前的白發妖孽明顯都是有人刻意陷害,難道無憂真的看不出來嗎?無憂只是執拗道自己的事情不用他管。心急如焚的無郁去找可兒傾訴,可兒立即要去找容樂,她只有哥哥和容樂兩個親人了,要是他們都走了,她也不想留在這里。

  無籌收到容樂豢養男寵,畏罪潛逃的消息不敢置信,他斷言容樂絕不會做這樣的事,一定是被人陷害,他不明白無憂怎么會上這種當,當即命常堅查清此事,找到容樂立即向自己匯報。簫煞三人一路逃到一家客棧,剛坐下就遇到官兵搜查,眼看就要被抓到,卻有另外一行人將官兵全都引開,這讓他們十分疑惑。泠月提出要找一個地方給容樂養傷,容樂嘆到南境已經沒有自己容身之所,北臨自己此生也不愿再入,西啟更不愿回去,泠月順勢建議不如去宸國,況且她對寧千易還有救命之恩,容樂被她說服了。

  這日,三人趕到南境邊界,眼看馬上要到宸國境內, 馬車卻被人攔住,來人正是無影樓的修羅七煞。泠月沒想到無憂竟然要趕盡殺絕,這時寧千易身邊的厲武帶著一群人聞訊趕到,修羅七煞只好退走了。

網絡微評
p3开奖965历史前后关系